我被同学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穿越成唯一的绝世美女

时间:2020-10-17 16:4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我蹑手蹑脚地靠近之后,透过虚掩着的门缝,见王姨正仰躺在床上,浑身不着一缕,脸上潮红,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显的玉润光泽,而她老公正和她在亲热。

我的目光逐渐在王姨雪白娇躯上扫视,慢慢的,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虽然上次基本已经把王姨给看光了,但再看,王姨的身体还是能给我无线大的冲击,

我连连咽着唾沫,xiōng膛上下起伏,心脏擂鼓般剧烈跳动,充满着渴望,要不是她老公张辉年在,我肯定还会像上次一样,假装梦游冲进去。

过了好半晌,我才重新定下神来,躲在门口继续窥看,并且我的手不自觉地就摸到了自己下面的那个位置。

随着目光继续往下,但看到王姨的下面时,瞬间,我的心跳都停滞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很快,我又觉得很气愤,王姨的那里是我的,张辉年,你给我走开……

“老公……”

忽然,王姨的喊叫声,让我整个人都跟着哆嗦了一下,接下来,就看到夫妻二人各自分开,王姨还抱怨了一句。

在他们结束的同时,我的注意力也回来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双腿都开始发软,要不是斜倚着门框,早就瘫坐在了地上。

我没心情继续听夫妻二人事后的情话,担心被发现,蹒跚着站了起来偷摸回了房间。

张子枫一如既往,睡得像头猪,躺回床上后,我这才升起一阵后怕,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刚才在门口偷看,不会被她老公张辉年发现了吧?

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紧张,忘记去洗手间了。

可我担心她们夫妻俩还没睡,只能继续憋着。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感觉快憋不住了,不管不顾地便打开房门直奔卫生间。

到达目的地后,我火急火燎解开裤子,对准马桶准备小便,然而就在此时,我却感觉自己的宝贝触碰到什么东西,正当我紧张不安时,一股热气凑了过来……

顿时,我全身上下像过电了一般僵立在原地。

借着窗外朦朦胧胧的月光,我猛然低头看去,这才发现王姨正坐在身前的马桶上面,刚才我的宝贝碰到的正是王姨的润滑双唇。

此刻,王姨满脸惊愕地看着我,神情不知所措。

而我则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王姨的身体,当完全看清她的状况后,顿时体内一阵血气上涌,直冲脑门,因为王姨的两只玉手正放在两腿之间……

王姨竟然躲在厕所里自我安慰?她不是刚和她老公做过吗?

我脑子很乱,各种胡思乱想纷至沓来……

与此同时,我猛地吸了一口气,掩藏在体内的火焰霎时间被引bào,要么,我还像上次一样,假装梦游把王姨给就地正法了?想到这,我的宝贝就挺得更厉害了,仿佛已经撬开了王姨的双唇。

然而,王姨的反应很及时,就在我即将被冲昏头的那一刻,她忽然像触电般后撤拉开一段距离。

我一下回过神来,也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要知道,今天她老公张辉年可是在家啊,他可不像张子枫那么好忽悠,好打发。于是,我也连忙倒退了几步,赶紧穿上裤子,忐忑不安的看向王姨。

这时,我发现王姨视线还停留在我身上,惊讶的张着小嘴,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神情特别复杂。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王姨在惊讶什么,上次她明明看过我的这个,不仅看过,还握过,不仅握过,还含过,而且我还把那个弄进了她嘴里……

等到我看过去之后,王姨才连忙把视线转向一边,俏脸浮现出红润之色。

王姨的表情真是磨人,让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脑海里还在回味刚刚一触既离的kuài gǎn。

所幸的是,王姨没有大喊大叫把她老公张辉年引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大概过了十几秒,沉闷的气氛终于被她打破。

“还……你还看,难道那天晚上你,还,还没看够吗?”

王姨用娇嗔的语气斥责了我一句,然后红着脸把修长的美腿并紧,一手护住下面,一手捂住xiōng,努力把自己身子遮掩住。

我连忙低下头,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这个时候我根本不敢撩动她敏感的神经,只能承认错误说:“王姨……我……我上次不是故意的,这次也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手间里,王姨,你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嘛,为什么跑到外面这个来?”

“你……”王姨被我质问的哑口无言,起身匆匆逃离,只留下一股淡淡的香风还在我身旁萦绕。

而我还是没忍住,把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她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再次让我心头一热。

这一刻,看着王姨婀娜多姿的背影,那个念头再次不可遏制的从我内心深处升起,难怪王姨要在外面偷人,原来张辉年根本满足不了她,那既然这样,就让我来满足你吧,我的王姨!

撒完尿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回房间,张子枫还是在呼呼大睡,而我依然睡不着,脑海里不停的在想如何才能享受王姨的味道。

第二天醒来,因为礼拜天不上课,我便没急着起床,而张子枫早就不见人影了,倒不是他有多勤奋,而是因为他家有钱,他老爸张辉年强行给他报了补习帮,争取考个二本。

还有就是,我挺怕碰见王姨的老公张辉年,毕竟看了他老婆的身子,所以我特别心虚和张辉年碰面。

到了上午十点多,估摸着张辉年该出差走了,我才磨磨蹭蹭的从房间里出来。

洗漱一番后,我走到客厅,果然就王姨一个人在家,正对着客厅的落地镜练瑜伽。

对我而言,看王姨穿着小吊带和紧身裤练瑜伽,绝对是个不可错过的节目,那些大开大合的瑜伽动作,能充分展露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所以哪怕昨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还是舍不得放弃一睹美景的机会。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