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当晚就睡了:教室里的校花娇喘

时间:2020-10-17 16:4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就在我觉得有戏,心里一阵激动的时候,王姨眉头一皱,说:“想什么呢?刚才你进我房间后没一会儿,子枫就找来了,要是让他看到你跟我这样,我们两个都不好看,于是我就把门关了,可是他还是怀疑了,指不定就在门外候着呢,所以今晚不能出去。”

“哦,对不起啊,阿姨。”我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垂着头,我是打算以这种虔诚的态度来让王姨确信,我不是那种人,为之后再找机会品尝王姨而做努力。

“别说了,你第二层柜子里拿床被子睡在地上,明天等子枫去上学了,你在出去。”她说完,就躺了下去,把被子一盖,床头灯一关,根本不等我去搬被子,可见她刚才那样客气解释,只是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尴尬,对于我刚才的所作所为,她还是很气愤的。

我只好摸着黑,捞了被子,打了地铺,可是那里睡得着。我知道王姨也一定睡不着,隐约中,我似乎还能听到王姨在偷偷抚慰自己,可是我再也不敢放肆,毕竟,刚才那股子冲劲已经过了……

不过我却一直再想,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像今天这样弄王姨,要是没有,那我的人生也就太遗憾了,不行,王姨,我忘不掉你,尤其是经历过今晚后……

后半夜,我还是睡着了,起来时,已经很晚了,看了一眼床上,王姨人不在,被子叠放的整整齐齐,转了个身,王姨给我留了张字条,王姨很直接,让我以后不要再来她家了,当然,理由是马上高考了,别耽误学习。

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这个点,张子枫已经去学校了,我回到张子枫的房间,穿上衣服,随便洗漱了一番,也就匆匆赶去学校。

反正我也不是个爱学习的,迟到对我而言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只是今天走进教室,却让我有些胆han,倒不是怕被老师骂,而是担心张子枫怀疑我。

果然,我一进教室,张子枫就对我投来了审判似的目光……

下课后,张子枫气愤地走到我旁边,问道:“海哥,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怎么连衣服和手机都没带?”

“我,我有点事,出去了一趟。”我吞吞吐吐地回答。

“是不是又跟人约架了?怎么也不叫醒我,我可是拿你当最铁的哥们,两肋chā刀,这种事怎么能不叫上我呢?”张子枫拉来一条凳子,在我旁边坐下。

是啊,这小子还是比较崇拜我的,我在学校的名气可是不小,他还总说跟我混,让我照着他呢,他哪里敢审问我。昨天晚上,之所以忌惮他,那是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再说了,就算他再崇拜我,怕我,那看到自己的妈妈被我那样,也肯定会跟我拼命。

“日你妈的,你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叫?”我一下子来了底气,反过去怪罪他。

刚说完,我突然就xìngfèn了起来,因为昨天晚上,我真的差点就把他妈给日了……

“不好意思,海哥,我一睡起来,还真的很难被叫醒,抱歉抱歉,对了,还有个事我要问你。”张子枫搭住我的肩膀,凑过来说,“你是早上回我那穿衣服拿手机的吧?你回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家里有其他男人?”

“没有啊,就你妈在家。”我说,然后心知肚明反问道,“怎么了,你小子,不会是怀疑你妈……”

“没有,海哥,你想什么呢,我就随便这么一问,真是的。”张子枫自然也不会承认这么丢脸的事。

被张子枫这么一提起,我对他妈王姨的身子就更加的渴望起来,可是王姨都那样警告我了,我就是死乞白赖的去,那也只怕是再没机会,不行,我得想想别的法子……

时间一晃,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这一个星期,我每天都魂不守舍,夜不能眠,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触碰王姨的画面……

这天放学回家,我妈突然告诉我,姥姥生病了,要回乡下照顾她一段时间,所以要把我送到了她的好闺蜜家寄住一段时间。

本来我是无精打采的,可刚进我妈那闺蜜的小区,我瞬间就来劲了,因为这正是王姨所住的那个小区。

而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妈妈的闺蜜竟然就是王姨。

当妈妈在按门铃时候,我的笑就已经掩饰不住了,我妈问我:“你这孩子,笑什么?是不是妈妈不在,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告诉你,想都别想,我会让我闺蜜好好管教你的。”

“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的。”我噘着嘴回答道。

门开了,开门的正是王姨,如我所料,王姨见到我时,很惊讶,半天没回过神来。

“萱萱,我们家小海可就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我妈并没有注意到不对劲,就像刚才她不可能猜到我在高兴什么一样。

王姨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事,咱们俩什么关系,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啊!”

“小海,还不快叫王姨。”我妈催促我。

“王姨好。”我礼貌地喊着,可是思想却一点不纯洁,一双眼睛又不自觉地看向了王姨那饱满的前面和那两腿之间最神秘的地带。

“嗯,好。”王姨的脸已经泛起了微红,她赶紧转身叫我们进屋里坐,生怕被我妈看出异端。

张子枫见是我,也很意外,我妈和张子枫的妈妈在那聊天,讲的都是他们还没有嫁人之前的那些事,自从嫁人后,两个人有了各自的家庭,就很少聚在一起了,要不是姥姥生病,城里又没有其他亲戚,也不会来麻烦王姨。

我和张子枫则坐在另外一边沙发上打游戏,可我哪里有心思,一心只盼望着妈妈赶紧离开,夜幕赶紧降临。很快,妈妈倒是走了,但王姨的老公张辉年突然又回来了,这让我感到失落至极,看来今晚又是没戏了。

不过没事,反正我要在王姨家住上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不信找不到机会。还真别说,老天爷挺眷顾我的,后半夜,我又被一泡尿给憋醒了,去客厅厕所,路过王姨房间的时候,我再次听到了王姨那勾人心魂的哼唱声。

“嗯……”

王姨那美妙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了上次的经历,我一下子就猜到王姨是在干嘛了,可是王姨为什么不吸取上次的教训,把门给关起来呢?难道王姨是故意的?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