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舌吻系列AV,醒来发现还在里面

时间:2020-10-17 16:42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小海,真的不行的,阿姨给你想其她办法好吗?阿姨求你了。”王姨死死推住我,我要是用力送进去,那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到了这个份上,王姨还这么坚持,这使得我稍稍理智了起来,像王姨这样的尤物,我可不想就享受这么一次。

“那,小月,你能怎么帮我?”我继续假装处在梦游状态,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chā着腰,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那个。

“你,你这孩子,怎么,怎么能这样……”王姨转过身,看到我的宝贝时,脸上再次漏出惊讶之色,同时她也是泪眼汪汪,楚楚可人。

这时,张子枫依然在门外嚷嚷着要王姨开门,王姨看看我,又回头看看门外,恳求道:“小海,下次行吗,你看子枫他……”

少来,张子枫平时可是很怕她这个严厉的母亲的,王姨肯定是可以制止他的,想拿这个来敷衍我,怎么可能!

我向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假装又要把她给扭转过去,从后面享受她,我说:“小月,快点啦,我忍不住了,你再不快点,那我要继续了哦!”

“不要,好,阿姨,阿姨用手帮你。”王姨那玉手就一点点向我的宝贝伸来。

“你倒是快点啊!”我迫不及待,抓住王姨的手,一把让过来,让她握住了我的宝贝。

触到的那一刻,我全身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尤其是王姨手还缩了一下,更是让我心跳剧烈加速。

“妈,快开门啊……”张子枫还在外面拍门。

王姨已经握住了我的宝贝,听到儿子在外面叫,她很是无奈,同时更是烦躁,于是扭头喊道:“张子枫,你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想干嘛?这个月的零花钱还要不要?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王姨对付张子枫的杀手锏有两样,一样是不给零花钱,另一样是拿他爸来威胁他,他爸奉行的是棍棒下出孝子,但凡他妈说一点不好,他总是少不了一顿揍。

果然,张子枫消停了。

王姨扭回头,委屈巴巴地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同情王姨的心思了,再说了,她背着她老公和儿子,已经跟别的男人有染了,也没啥好值得同情的。

“快动起来啊,别bī我。”我抓住她的手,教她弄了两下。

这种事哪里用得着我教,应该是王姨教我才是,王姨只是一时半会还放不下她作为我姨的尊严,可是在我的威bī下,她又能如何呢?于是,王姨低着头,乖乖用手给我弄了起来。

这个画面,不自觉就让我想起了小电影里的剧情,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电影里的男主角,哈哈……

进行了几下后,我又开始不知足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于是我大胆提议道:“我要你用嘴伺候我。”

“不行。”王姨坚决地说道。

“你没诚意,那我还是要进去。”我一双手搭在王姨的香肩上,又假意要把她转过去,从后面进去。

“收手吧,小海!”王姨语重心长地劝道。

“是你勾引的我,我不管!”我说着,稍稍一用力,就把王姨给按蹲了下去,王姨没有反抗,那事因为她别无选择。

可王姨还是没那么容易妥协,垂着头。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拖起她的下巴,说:“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亲爱的。”

“不,不要……”王姨倔强地把头扭开。

“那没办法,是你bī我的。”我就假意要去扶她起来。

王姨害怕了,赶紧抬头凝望着我,那眼眶中的泪水还在打转,不知为啥,王姨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在我看来简直是无与lún比的诱人。

我摸着王姨的脸,说:“乖,你也会很舒服的。”

我的手指在王姨润滑的双唇上来回拖了几下,掰开了王姨的嘴,然后心急如焚地把宝贝放了进去……

“呜……”王姨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温热与róuruǎn直击我的灵魂深处,我也发出了“呜”的声音!这,这也太舒服了吧!我俯视着王姨,一双手不自觉地就抱住了王姨的头。

可就在我准备抱住王姨的头加速的时候,张子枫又敲门了:“妈,子枫呢?你看到子枫了吗?”

王姨一双手推在我的大腿上,想要挣脱开回答张子枫,但我才懒得理会,还是那句话,反正张子枫进不来,我管他在外面怎么折腾呢!至于我去哪儿了,等明天水边编个理由便打发便是了。

我抱住王姨不放,王姨的挣扎带动了步骤的加快,忽然,一股冲劲亢奋地从我的宝贝里释放了出来……

“哇……好,好舒服啊!”我松开了王姨。

王姨赶紧捂住嘴,朝房间里的浴室冲去,接着就听到了花花的流水声和王姨咳嗽的声音。

我有些责怪自己,这也太特么不争气了吧!不过,我也听说了,男人第一次都是这么快,唉……

就在我唉声叹气,准备离开时,王姨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公”。王姨赶紧从浴室里冲出来,脸上的水珠都还来不及擦,王姨羞愧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

“老公,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怎么了?”王姨问道。

隐隐的,我听到她老公张辉年在责问她干什么。

“我在睡觉啊!张辉年,你什么意思啊?你怀疑我?要我现在开视频给你看看吗?”王姨很生气地说道。

王姨好像直接把一旁的我给忽略了,于是我就悄悄靠过去,听到电话里张辉年说:“子枫他说听到你房间有异样的声音,你又不肯开门,这我肯定会担心你啊!”

“那孩子的话你也信?他花钱如流水,我说不给他钱,他就大晚上来烦我。”王姨狡辩着说道。

张辉年马上笑呵呵地赔礼说:“老婆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在那胡说八道,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不过老婆,我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跟你那个了,我们开视频,你让老公解解馋好吗?”

听到她们夫妻两的jiāo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原来是张子枫怀疑他妈妈房间里有别的男人,打电话告诉了张辉年。而我又突然不见了,张子枫会不会怀疑他妈妈房间的人是我啊!还有,我的外套还在张子枫的房间呢!

都怪我一时太xìngfèn了,竟把这些细节给忘了……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看样子不跟你开视频,你是不会相信我的了。”王姨的话拉回我乱糟糟的思绪。

跟着,王姨就跟张辉年开起了视频,并挪到了床头靠了下去。

“老婆,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张辉年惊讶地问道,“把摄像头切换一下,让我看看房间周围。”

张辉年这话把我吓得够呛,我盯着王姨,王姨也盯着我……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