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蜡倒挂啤酒灌虐 学校里的荡货停停

时间:2020-09-29 13:46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果然,我听到了林叔的闷笑声,带着不怀好意:“媛媛,你湿了。”

这一下我脸涨得通红,还是被发现了。

林叔的手指十分有力,玩弄着蚌肉,偶尔一夹,有时候还往外面一扯。

我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刚好把他的手夹住。

可是林叔被我这么一夹反而气恼了,手上的动作更大了。

“不,不要,林叔……”这一下扯得我生疼,我忍不住痛呼出声,连连求饶。

林叔这么恶劣的性子,怎么可能会管我的请求?

反正我越痛呼,他越扯得用力。

“媛媛,你就别装了,你看你有多舒服呀,我这一手活可好了,保证让你舒服。”林叔一边说着,果然如他所言,手上的花样越来越多,就连力度也拿捏得很稳。

我整个身体弓了起来,两腿也分得开开的,感觉所有刺激的感官都在那一处蚌肉处集合。

我能感觉到那里越来越湿润,像我这样敏感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样的玩弄。

“媛媛,你身体的水实在是太多了。”林叔惊呼一声,突然抽出了手指。

这一瞬间,一股空虚感弥漫了我的全身。

反应过来我觉得十分羞耻,我怎么能够贪恋林叔手指的感觉,那是不对的,抽出来了反而是好的。

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那处蚌肉却十分不配合地吐出了更多的水,表达自己的空虚寂寞。

我以为林叔是放弃了,可是没想到他的手指竟然直接伸到了我的内裤边缘。

“你,你要弄什么?”我或许已经察觉到了他的目的,这一刻,内心竟然不可避免地升起了几分期待。

我知道,在林叔手指搅弄的那时间,我的欲望已经受到了充分的挑拨,我已经开始不满足于简单的手指了。

所以我在心里期待着林叔,可是他真的这么做了,我又担心,又犹豫,要是破开了这一层屏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林峰还坐在旁边,还有我坚持了十年的婚姻,不,我突然醒悟过来,紧紧地抓住了内裤边缘,一切还有转机。

我可以忍住的。

“啧啧。”林叔咋巴了两声:“媛媛,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听话。”

“我们这样不行,我们不能对不起你林峰。”我实在是难以迈过心里这一关,刚才已经足够放纵了,也该适可而止了。

“放心吧,我们悄悄的,不会让林峰知道的。”林叔低低地道,仿佛诱惑我,向我伸出了欲望的魔爪。

我就那么犹豫的一瞬间,林叔竟然三下五除二粗暴地撕碎了我的内裤。

不是扯下,是撕碎!

“啊!”我惊呼一声,感觉薄薄的碎片都离自己而去,那短裤被褪下,下身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遮挡物。

“啪嗒”听到这个声音,我羞涩得不行,因为我听到了自己身上的水滴在地上的声音,那么清晰,想听不到都不可能。

“呼呼”林叔的呼吸声更大了,粗喘的呼吸声紧紧地揪住了我的耳朵,好似在惊叹一般。

“老婆……”突然,我听到了林峰的声音。

我吓坏了,身体在这一刻紧绷起来,连忙朝着林峰那边看去。

林峰确实醒了。

“老,老公……”这一秒,我神经紧绷成了一根弦,经不起一点的撩拨,万一被发现了,我实在是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老婆……”林峰又喊了一声,我仔细去看他,他双眼朦胧,好像分辨不出我在做什么一样。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只要没看见,现在收手也来得及。

我刚刚放松下来,林叔竟然就这么直接掰开了我的双腿。

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他这是疯了吗,他怎么敢?

他明明也听到了林峰的声音。

我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想要把他推开,再这么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

林叔这个时候竟然在舔舐她的蚌肉,疯,疯了吧。

“啊……”我被刺激得叫了一小声,很快意识到什么捂住嘴巴。

不行,林峰就在旁边,我不能叫出声。

可是林叔不管林峰有点微微转醒,继续把头往我的两腿之间钻。

灵活的舌头像条蚯蚓一样不断地开垦蚌肉。

“老婆,你在弄什么呀?”林峰不解地往我这边看。

“没,没有……”我拼命压抑住要叫出来的声音,拼命地掩饰。

林叔和我的禁忌快感仿佛要将我淹没,特别是这种快感还在丈夫的注视下,加重了一层的伦理禁忌。

那感觉,简直无以言表。

我想要克制,却发现已经控制不住了。

林叔的舌头彻底钻进了甬道,而且一旦进去就开始奋勇直前。

他像是一个横冲直撞的毛头小子,根本不顾及任何被发现的可能。

搂着我的腰,抓着我的屁股。

就这么把一颗头颅往我双腿之间送。

“不要,太快了,太刺激了……”我低低地提醒他,试图想让林叔发现,林峰已经醒了,不能这么放肆。

可是林叔根本不理会,甚至他的一双手开始往我的衣服里面钻。

那粗砾的大手不断地在我身上游走,没一会儿,占领了圆润的双峰。

下一秒,那双大手开始剧烈地揉捏起来。

我快要被林叔给逼疯了。

我想要起来,却又怕剧烈的动作弄出的声响会完全惊醒林峰。

“放手……”我快要急哭了,拍打着林叔的大手。

可是每一次拍打着换来更粗暴的对待。

他的舌头进来的越来越深,灵活地在甬道里面各种扫荡。

那一下一下摩挲的感觉,飞快地堆积着快感,像是慢慢的把我推上云端。

 

林叔手上的动作虽然粗鲁,但是就是这样粗鲁的动作点燃了我心里那团隐秘的火,烧起来了,全身都烧起来了。

“啪嗒”扣子全部崩开,两团小白兔跳了出来,林叔动作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粗鲁。

受不了了,要到了。

我看着旁边的丈夫,他一脸朦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着他的面,我身上没有几件遮挡物,两团圆润被林叔蹂躏,下身被林叔舔舐。

天哪,我现在不敢想象,这可是当着老公的面。

可是我快不行了,快感要到达了巅峰,我已经处于云里雾里中无法脱身了。

“啊!”我终于忍不住高呼一声,达到了最顶峰。

下面仿佛洪水泛滥一样,哗啦啦地喷射了出去。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