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也理在他体内不愿出来 啊你的巧克力棒好大

时间:2020-09-26 11:42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但是赵丽儿现在看不见,她只感觉自己那里被一个东西顶住,迫不及待一样地钻进去。

这种来自未知的神秘感让赵丽儿非常兴奋,比和老刘在一起都兴奋。

但是老刘看着那副场景,心里只有嫌弃,从各个方面都嫌弃,

可是赵丽儿非但不嫌弃,反而热情地迎接那人,也不嫌脏。

“好爽,我都好多年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了,妹儿你别着急,先让哥哥爽爽~”

赵丽儿还装作可怜的模样,还有几滴眼泪打湿了遮眼的布料:“哥哥你轻一点儿,妹妹这么柔弱,要被哥哥撞坏了~”

老刘听见她这句话,顿时笑了。

赵丽儿这个女人可是什么都能吞的下去,还在乎这一点儿?

可是那流浪汉听见这话非常激动,抱着赵丽儿的身体,啪嗒啪嗒地就开始撞击.......

一阵结束以后,那流浪汉兴许是觉得这种机会不多见,就开始寻找她身上其它的位置。

赵丽儿只感觉到那人强行把那东西塞进来,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等那人在嘴里活动两下,她就主动凑上去了。

结束的时候,那流浪汉满意地在她胸口搞了一下个人卫生,什么都不敢说,急匆匆跑了。

等那人跑了一会儿,老刘才上去把摄像机关了,走到赵丽儿身边。

“哥哥,你怎么又回来了?妹妹好疼啊,能不能不要玩儿了?”

赵丽儿说着,却扭着自己的身体,期待来人看的更清楚。

老刘直接拿起被扔在地上小衣服,把她那里擦干净。

他嫌弃地说:“你知道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吗?还这么兴奋?”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反正也避免不了,还不如说点儿好听的,还能少受点儿苦,刘叔,你往里面去一点儿,里面还有~”

她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正经。

老刘毫不客气地说:“你以为就这就能完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没开摄像机,还是说,你现在还是觉得说点儿好话我会对你好一点儿?”

“这个当然不是,人家是想让刘叔你,刚才那人那样我也没办法,难道我要奋力抗争,搞不好还要挨打。”

赵丽儿被蒙着眼睛,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老刘听见她这话,才算满意。

老刘有些嫌弃地看着她身上被那人弄的那些痕迹,碰都不碰一下。

赵丽儿自己的手被绑在背后,只能任由老刘的动作。

老刘不想碰的地方,她连自己安抚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结束以后赵丽儿才被老刘松开,整个人无力地倒在地上,身上全是老刘的东西。

她自己把自己身上擦了一下,里面的衣服也被那个流浪汉给顺走了。

只剩下一个连衣裙。

她红着脸把连衣裙穿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刘叔。”

“不用,你给钱就行,再说了,你的身体我也喜欢的很。”他捏了一把那饱满的胸口。

赵丽儿那里现在敏感的很,双手交叉护着前面,红着脸跟在他身后。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她没有把里面的东西清理了。

现在她身上除了裙子,什么都没有。

老刘看着她走慢悠悠的,有些不耐地道:“你又不是不能走,走这么慢干什么?”

“我,那里的感觉很奇怪,我不敢走的太快。”赵丽儿扯着自己的衣角。

老刘从自己的角度,已经能看到那地方润湿的一点痕迹。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东西质量有多好,心里得意了一会儿,才说:“既然这样,那你就走慢一点儿。”

所以他们走到最近的公路边都用了二十分钟。

出租车上,老刘把浑身酸软无力的赵丽儿抱在怀里,也不管前面司机奇怪的眼神。

赵丽儿趴在老刘大腿上,小声说:“刘叔,里面的东西又出来了。”

那里使用过度,暂时不听她使唤。

偏偏老刘的东西又多的吓人。

老刘轻轻笑了一声,干脆从她身后绕过去,手从裙摆钻进去,说:“那我帮你堵着。”

这句话是趴在赵丽儿耳边说的。

而他的动作也证实了,他真的只是单纯地为了堵住赵丽儿身体里一直流出来的东西。

郊区的路本来就不怎么好,他一路上把自己的手指放在那里,不一会儿,赵丽儿脸上就涨红了。

她的手轻轻搭着老刘的胳膊,有些为难地说:“刘叔,要不你还是别扶着我了。”

这么一阵一阵的感觉,她怕自己坚持不了。

老刘听见她的话,反而更用力了一点,笑着说:“当然不行,你这么难受,我能帮忙当然还是帮一点儿。”

司机看着他们两个的眼神很奇怪:“先生,这位太太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可以直接把你们送到医院去。”

“不用了,她就是有点儿头晕,老毛病了。”老刘笑着回答,胳膊把人搂得到更紧。

到下车的时候,车座上也湿了一片。

老刘当做没看到一样,从车子另一边下来,说:“你自己坐车回去吧,我到地方了。”

赵丽儿之前说的那三千块他也不急着拿。

手里有她拍摄这种片子的证据,她不敢不听话。

只是回到房子的时候,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徐菲听见房门打开的瞬间,就从自己床上下来。


 

看着那个刚刚回来的人,冷着脸问:“你去哪儿了?”

老刘把门锁上,换了鞋:“哪儿也没去,刚下班。”

“我给你工作的地方打电话了,他们说你今天请假了,有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去找你,是赵丽儿?”徐菲一下就猜到了重点。

老刘也不着急,说:“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徐菲冷笑一声,关上房门之前最后跟老刘说了一句:“你现在还挺有底气,希望你明天早上还有这样的信心。”

心里咯噔一下,在徐菲把门关上之前,他赶紧问:“你什么意思?你阿姨明天要回来?”

“不是,”徐菲一句话让老刘心里的恐慌落了下去,只是下一句,他又把心脏提起来了,“她今天晚上就到家了,而且是她让我给你打的电话,你还是想想你该怎么交代吧。”

该怎么交代?

老刘是真的没想过这个事情。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