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撩的肉肉短文 双胞胎校花

时间:2020-05-16 12:5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周涛觉察到她语气中的鄙视,这让他想到他妻子在别人面前用同样的话说他无能,心中不禁不是滋味,虽然孙文力的这个无能与他的那个无能不一样。

周涛年轻力壮,在那方面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

不一会儿,周涛还是回到了小区。

虽然苏雅给了周涛很多暗示,但是周涛却没有捅破那层纸,苏雅离开之后,周涛也带女儿回套房了,女儿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睡了。

周涛再一次陷入可怕的寂寞之中,他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半了。

他想着他妻子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与孙文力在外面还没有玩够,孙文力那个不行,还真的那么吸引她吗?

还是他喜欢孙文力这种变态?

周涛坐不住了,想去老张发现的他妻子跟男人开房的那个星悦酒店里打听一下,看她是不是在那里。

不过刚要出门,于媚就回来了。

“老公,不好意啊,回来太晚了。”

于媚还是穿着那一套端庄的制服,把高跟鞋脱下向周涛走了过来,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

“你最近都要加班吗?”周涛问。

“这个说不定,最近同济和海王星辰两家药店都要上架我们的保济口服液,但是因为一当地的原因,我们公司的浙江代理商不同意上架,我可能还要去浙江出差一趟,不过还没确定去不去,我们这边正用电话沟通。”

于媚有些苦恼的坐到了沙发上,像她这种疲惫的状态,周涛还是很少见的,平时以她的本事,公司的事情是可以处理的得心应手。

“如果不想去,可以让你的下属去的。”

周涛提议道,其实周涛觉得她可能是在找借口跟孙文力幽会吧?

保济口服液在浙江上架难的问题,周涛在公司也是有听过的,这种半真半假的谎言最难识破,就算识破,如果不是捉奸在床,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行,这件事我必须要过去。”

“你自己一个人去?”周涛问。

“不是,孙总也一起去,这事他不出面也不行,我一个女人过去显然也没有什么威慑力。”

于媚说着站了起来,抱着了周涛的脖子,温柔的亲了一下周涛的嘴唇。

“所以如果我明天要出差,就拜托你照顾一下晓晓了。”

周涛没有被她的温柔麻木,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于媚走进了女儿的房间之中,看了一下熟睡中的女儿,同样用她温柔的嘴唇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

于媚进入主卧室拿出了一套睡衣,准备洗澡。

周涛已经很少见她穿睡衣了,平时都穿吊带睡裙的,而且周涛也喜欢她穿睡裙,看起来分外的迷人,最重要的是他妻子的身材真的很好,他喜欢隔着丝质的睡裙抱着她的感觉。

于媚进入了浴室之后也把门关上了。

这很反常,平时她都不会关门洗澡的,除非是女儿还没有睡。

周涛坐到了床上,十分的困惑,他妻子在女儿睡觉的时候一般都是围着浴巾出来的,要不就是光着身子出来,像现在这种情况,真的太反常了。

这让周涛想到了苏雅身体上的痕迹,会不会老婆身上也出现了这类痕迹?

想到了这里,周涛的内心愤怒、惊谎,他脑子里已经想像到他妻子与孙文力在酒店玩滴蜡烛的情景了,这种事连周涛都从来没有对他妻子实施过,而且他一直都认为冰清玉洁的妻子根本不喜欢那种重口味生活。

周涛自认自己的能力不弱,但是如果他妻子喜欢的是那种重口味生活,他的确还没到那境界,于媚出轨的话那就一定就是因为这方面的需求太过强烈,又怕丈夫看不起她,所以才会偷偷的在背后找孙文力这种同类。

只是周涛从来都没有听他妻子说起过她有那方面的需求啊,一世人两夫妻,如果她有那方面的需求,周涛认为他作为丈夫应该配合妻子的,也没有什么好羞耻的。

周涛咬了咬牙,他觉得想那么多也没有用,一会儿看她的身体不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周涛已经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他迷人的妻子就走进了卧室,她果然是穿上了夏天的短袖丝质睡衣,虽然没有吊带睡裙来得性感,但是她绝美丰饶的身材是活脱脱的衣架子,怎么穿怎么好看。

而且因为是真空状态,睡衣上的高耸与激突,简直妙不可言。

于媚在吹着头发,周涛走了过去,从后面抱紧了她。

“老公你还想要?”

于媚心跳不由得有些加速,娇声问。

“老婆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想呢?”

“可是你今天已经要了一次,再要会不会掏空身子?你这个月加班挺多的。”于媚道。

“没关系,今天下午是穿着衣服的,我现在想看看老婆的身子了,行不行?”

面对周涛的请求,于媚只是迟疑了一小会儿就转过了身来,冲周涛妧媚一笑,双手搭在了周涛的脖子上。

“当然可以了,我是你老婆,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只是担心你的身子。”

“我的身子没事。”

周涛应道,伸手将她睡衣的扣子解了开来,雪白的肌肤细腻得像婴儿的肌肤一般。

他妻子的身体,他不知道亲吻过多少次了,每一寸肌肤的细腻和质感,他都能回味起来,只是这一次,他发现于媚的雪峰上出现了一块块像吻痕一样的淤青!

周涛吻过他妻子的脖子,同样是娇嫩的肌肤,只要用力长时间的吻着就会出现这种红中带青青中带红的吻痕,广东人称之为“咖喱鸡”。

周涛看到他妻子的身上至少有四处这样的吻痕,难怪她会拿睡衣去浴室了,而且还关上了门,说不定身上还有蜡滴的痕迹!

“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涛冰冷的问,于媚有些紧张的将睡衣扯过来将身子遮好。

于媚没有回答周涛,而是走向了床。

“我问你那是怎么一回事!”

周涛追上去问,伸手抓住了他妻子的手腕,因为用力过猛,他妻子的身体向后倒下落入了周涛的怀中,而周涛没有站稳,脚下一失平衡,倒在了床上。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