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桌震 很黄很暴力的漫画

时间:2020-05-13 17:0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秦姨问我的手足无措,不晓得该怎么回答?

这句话,充满了暗示性,我吞吞吐吐半天说不上来话。秦姨坦然的站在我面前,看的我心跳加速。

我知道自己就算十八岁,可在秦姨心目中,依然只是一个小孩子。

“秦姨,我……”

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因为这会儿已经有了反应。

秦姨咯咯笑着说:“童童,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姨都恨不得把你活吞了。”

她赤着脚,背着手,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童童,你是不是喜欢姨?”

秦姨坐到床边,笑着问了我一句。

她小声的说:“不要害怕,你喜欢姨什么地方,姨给你看。”

我心头一跳,胸口仿佛有两只小鹿在乱撞,最后鼓起勇气告诉她。

秦姨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小脸晕红。过了好几秒,她才站起来摸了摸我的脑袋:“坏小子,就知道你不老实,这个姨不能给你看。”

说完她的脸更红了。

看见秦姨娇艳欲滴的表情,我有了强烈反应,连忙弓着身子,不敢让秦姨看见,然而自己站在她面前,任何变化都逃不出她亮晶晶的眼神。

仿佛六月天,全身赤热,我难受的快死了。心里不禁想起秦姨在卫生间里帮我的事情,自从有过第一次,我便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一天不弄一下,就全身不得劲儿,晚上都睡不着觉。

我飞快看了眼秦姨,小声的说道:“姨,我难受……”

秦姨可能会错了我的意思,脸上突然间就认真了,连忙开口问我:“童童,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快告诉秦姨。”

我抖了抖嘴唇,低头看去。

秦姨反应过来了,她哭笑不得的看着我:“你想要秦姨帮你吗?”

我用力点头,心跳砰砰加速,心脏都快充血了,脑仁儿‘嗡嗡’叫。秦姨对我招招手,我走到她面前,她顿时眼神妩媚的看着我:“童童,舒服吗?”

我嘴唇一哆嗦,咬着牙齿,两条腿打摆子:“舒...舒服。”

她喘息急促了些,眼神迷离。

秦姨揉了几秒,笑咯咯的对我说:“童童,你去把房门锁上。”

我连忙跑过去把门反锁,回到秦姨面前,她把我的裤带使劲儿一扯,差点就把裤子扯掉了。我本能去拉,哭着一张脸:“姨,你要干什么?”

秦姨对我吹了口热气:“童童,这样才舒服。”

我想了想,答应她了。她视线炙热的看着我,我吸了口冷气。

“姨,你别碰,好痛。”

秦姨笑着。

当时都快爆炸了,我的身体犹如充满气的气球,随时快爆了,她笑咯咯的问我:“童童,姨没有骗你吧。你要是晚上陪我做游戏,以后我每天都帮你。”

她嘴里的游戏,是指蒙上我的眼睛做的那游戏。

我比较抗拒那个游戏,因为不是很舒服。

秦姨忽然问我:“童童,想不想更舒服?”

肯定想啊,我连忙点头。说想。

秦姨呼吸加快了,她仿佛想到什么经常,眼神看起来都不对劲儿了。然后小声的对我说:“童童,秦姨用别的方法,好不好?”

我一身鸡皮疙瘩,盯着秦姨,她喜欢涂口红,我犹豫着说:“秦姨,这样真的好吗?”

秦姨语气急促的说:“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秦姨保管你喜欢。前提你不许告诉郭叔叔,这属于我们的小秘密。”

我点头说好。

秦姨在我面前,我激动的浑身发抖。。

“童童,姨要来了。”

她媚眼如丝的看了我一眼,就在这时候,给传来了一阵啼哭声。

宝宝醒了,她忽然就把我放开了:“不行,宝宝醒了,我要去喂他。童童,姨晚上在帮你吧。”

不等我说话,她跑着去开门。

我眼睛都快喷火了。

脑子里全是秦姨的画面。

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床上。

那些画面,在脑子里生根发芽,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挥之不去。

看了看隔壁房间,秦姨进去给宝宝喂食了,我心头一热,不受控制的站起来往隔壁走去。这个时候,秦姨应该在喂宝宝了吧?我‘咕噜’咽了一口,声音特别明显,愣头愣脑的走出去,然后看向隔壁。

房门虚掩着,我发现在家里,秦姨从不在乎这些细节。有些时候洗澡她也不关门,就虚掩着,要不是郭叔在,我早去偷看了。

在我看来,秦姨是这个世界上最诱人的美味,无时无刻不在又或者我这个饥肠辘辘的饿汉。

小心的把门推开一条缝隙,接下来就看清楚房间里的场景了。秦姨手里抱着宝宝,衣服往上掀开,我紧紧盯着看了一会儿,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炙热了些。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要是能像宝宝一样就好了。

秦姨低着头,漂亮的脸蛋微微发红,她抿着嘴,脖子根儿都红了。没过几分钟,她鼻子里就哼出声来。

这都有感觉?我屏住呼吸,趴在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安静的气氛下,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几分钟后,秦姨小心的把宝宝放到床上,然后蹲在床边,从床下拉出一个纸箱子。站在我这里,能看见里面放着许多东西,包括我之前见过的,被她藏在里面了。

除此外,还有许多许多我没有见过的东西。我眼睛都快看直了,舍不得眨一下眼睛,生怕错过什么画面。

秦姨视线复杂的看了一会儿,放到床边,把宝宝抱在怀中,准备继续。剩下一只手,把那个拿了起来。

下一刻,我看见非常震撼的一幕。

我身体里面的血液都快沸腾了,脑袋嗡嗡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秦姨的小手。

秦姨好像很痛苦,皱起眉毛。嘴唇抖了抖,‘呼’的松了口气。

我虽然看不清她在干什么,但可以看见她的表情,一会儿痛苦,一会儿又舒服。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