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工让我爽了一下午 道具play文

时间:2020-05-13 17:0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发现秦姨正在拿着手机看电影。她带着耳机,所以没有声音,我偷偷的看了眼,立刻就没有睡意了。

手机画面上,一男一女在一起,我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开着那些场景。秦姨看的太入神了,根本没有发现我在偷看。

如果能听到声音就好了。

我‘咕噜’咽了一口,在这安静的气氛下,尤为明显。正在看手机的秦姨,忽然就转头看着我,她笑眯眯的说:“童童,你睡醒了?”

我知道自己装不下去,点点头,尴尬的要死。

秦姨小声的问我:“童童,你想看吗?”

我本来要说不想,但是到了嘴边,却晕乎乎的说想看。秦姨把脸凑到我耳边,吹了口热气,我身子酥酥的。她又说:“我们俩一起看好不好,这也是我们的小秘密,不光郭叔叔,不管是谁,你都不能提起来。”

我心脏狂跳,第一次看这种电影,血液都沸腾了,脑浆炸成了浆糊糊。

秦姨摘下一直耳塞,轻轻的塞到我耳朵里面,顿时就传来了声音,把我吓得一跳。那些分不清痛苦还是舒服的声音,充斥在大脑里面。

我听不懂画面里的女人在说什么,但她的声音很大,我险些窒息。

太刺激了,感觉自己在做什么坏事一样?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画面,秦姨眼神迷乱的不行,她鼻子里面发轻微的鼻音,听起来很克制。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一只手不知道去哪儿了。

秦姨用牙齿咬着嘴唇,弓起身子,她的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手机画面。

“童童,好看吗?”

她意乱神迷的望了我一眼,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的身体绷成了弹簧,点了点头:“好看。”

秦姨揉了揉我的脑袋,关掉手机画面,笑着说:“以后姨放给你看,时间不早了,快点睡觉吧。”

表面上她在睡觉,可我却清楚,她的身子隐约间在颤抖着。她哼唧的声音很小声,可我还是听见了。

“嗯……”

秦姨又喊了出来,被子都被她蹬开了。

我两只手紧紧抓着被角,小心肝快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自从来到秦姨家,我经历过的,看见过的,简直比以前加起来还多的多。

“哦!”

秦姨大叫出来,我满头大汗,那种明明睡不着,却硬着头皮装睡着的感觉,简直把人折磨死了。

刚发出声儿,她就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被我听见。

安静的房间内,秦姨咬紧自己的嘴唇,极力的忍受着,没过一会儿,她像热锅里的泥鳅,把身子往上高高的弓起。

“哦……”

这一声,秦姨拖着长长的语音,听起来轻松不少。

休息片刻,我知道她偏头看了我一眼,几秒后嘴中幽幽的叹息了声,盖起被子便没了动静。

我悬起的心也放下来了,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第二天起来时,身边空落落的,太阳已经透过落地窗洒到床上。我打了个哈欠,本来想起床的,但是一低头,无意间看见昨天夜里秦姨躺过的地方。

我盯着看了几秒,看见房间里没人,趴在床单上深深吸了一口。

穿好衣服裤子,走出房间,秦姨正在系着围裙做早点。

秦姨看到我后端着早点走出来,语气温柔的对我说:“童童,快来吃早餐。”

我清楚一点,秦姨对我好,是建立在我听话的前提上。要是我不听他的话,显得有点叛逆,一次两次还好,要是次数多了,她真能把我赶出去。

秦姨小脸红扑扑的,把炖好的鸡蛋羹放到我面前。

“童童,我早上出去买的鸡蛋羹,快点吃。”

她用勺子喂我,刚吃下去,舌根儿都鲜化了。

“好吃不?”

我点点头:“好吃,秦姨,我对一直对你好的。”

她看我的视线,愈发柔和,笑咯咯的说:“只要你听秦姨的话,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可以。”

傍晚时,秦姨吃过晚饭,就去卫生间里面洗澡了。我坐在床边,听着里面的哗哗流水声,脑袋里不禁浮现出画面。

她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童童?”

我扯着吓死人的嗓门儿答应:“姨,我在外面呢。”

秦姨笑咯咯的说:“帮我去衣柜里面拿两件外衣,我刚才进去的时候忘记拿了,左边第一个抽屉。”

我的嘴咧得跟蛤蟆一笑,跑到秦姨衣柜面前,按照她告诉我的地方,蹲下来拉开衣柜。才看见里面的衣服,小脸就不争气的红了。

抽屉里有很多款式的衣服,我随手拿起一件。

还有许多丝袜,什么颜色的都有。

我翻了一会儿,最后从下面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上面还带有螺旋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以为是什么玩具,攥在手里面,然后抓了几件衣服就跑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秦姨的声音响起来:“进来吧。”

一推门就开了,卫生间里面水汽腾腾,镜子上蒙着一层雾气。前面是拉帘,秦姨就在后面洗澡,一条白皙纤长的手臂丛拉脸的缝隙中伸出来:“童童,快把衣服给秦姨。”

递给她后,我转身就要走。

秦姨声音惊慌的叫了我一句:“童童,等一下。”

我愣住了,转身看着从拉帘里伸出头的秦姨,她头发湿漉漉的,白嫩的肩头上还带着一些水珠。她视线停在我手上,脸蛋红的不像话,都能掐出水了。

“秦姨,怎么了?”

她羞的面红耳赤,声音也小了:“童童,你手里的东西从哪儿找的?”

我扬了扬,傻乎乎的说:“我从抽屉里面找的。”

秦姨惊慌失措的开口:“童童,快点放回去。”

我委屈的看着她:“秦姨,我……”

我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迅速穿好衣服,跑过来一把抢过。她都不敢看我的眼睛了,抱在怀里跌跌撞撞的跑出卫生间。

出来时,我愣住了!

因为秦姨没有穿浴袍。

秦姨顺着我的视线低头一看,笑咯咯的坐到床边:“童童,你喜欢看秦姨穿这种衣服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