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短文 真紧叫出来我喜欢听 啊啊啊啊啊

时间:2020-05-11 13:17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这个声音传进来时,我还跪在床上光赤着身体,任蒋芸出气打骂,等我意识到大事不好,人家老爹回来了,这个时候就已经吓傻了,浑身颤抖的不知所措,连个裤头都没来得及给自己穿上。

蒋芸比我反应快一点,不过也强不到哪去,她先是莫名其妙被我暴力侵害,等我爽过了才知道弄错了人这事,刺激到心理崩溃,竟然在听到蒋大勇的声音后,下意识的爬下床,往门口跑!

这一幕就太诡异震撼了,我脸上本来血迹就未干,加上又被蒋芸挠破了几个口子,新伤加上旧伤,几乎让我的面目全非,更是光着身体跪在蒋芸床上瑟瑟发抖!

而蒋芸则是尖叫着飞奔,嘴里喊着爸……跑了一半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再次尖叫扭头往回跑。

蒋大勇听到声音不对,脚下更急,甩开跟他一起回来的小姨和蒋欣,腾腾两步就冲到跟前,伸手一掀门帘,刚好看到蒋芸那一抹曼妙雪白的背影,飞快的裹在一条棉被之下。

蒋大勇顿时傻眼,喊了句:“小芸咋回事?”随即才注意到跪在床上的我,顿时瞪圆了牛眼,指着我叫道:“你怎么在这,你衣服呢?”

他话音未落,跟在后边进屋的蒋欣和小姨,也都跑了进来,两个女人挤开堵在门口的蒋大勇,立刻就看到了我跟蒋芸的状态,也跟着目瞪口呆起来。

蒋芸这个样子,作为父亲的蒋大勇不好在靠近她,可蒋欣却在一呆之后,直接跑了过去,用身体护住她,还手忙脚乱的要帮蒋芸穿衣服。

蒋芸流着眼泪一把将她推开,同时喊道:“你起开,都怨你,不要你管我。”

蒋欣被蒋芸推了个踉跄,还下意识的挠了挠头,一副蒙头转向的懵懂。

这时小姨已经跑到我跟前,伸手抓起我的衬衫,就先给我披在了身上,同时她脸色发白的颤声问道:“陈默,你对蒋云做了什么,你……你把她那个了?”

我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一点刚才对蒋芸施暴时的勇气,脑袋里的那点酒劲也早就烟消云散,心里只剩下惊惶和恐惧。

见我脸如死灰的低头不语,小姨立刻就得到了答案,她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涌出了眼眶,同时用尽了力气,狠狠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你混蛋,你个不争气的畜生!”

这一巴掌抽的我耳膜轰鸣眼冒金星,可我不敢乱动,只是伸手抓住披在身上的衬衫领子,无声的恸哭起来。

蒋大勇也咬牙切齿冲到床前,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嘶吼道:“卧槽尼玛王八羔子,你把芸芸给糟蹋啦?”

呜呜……

他这一喊,蒋芸哭的更凶!

“我弄死你个狗崽子!”蒋大勇用力一薅,抓着我的头发,就把我从床上扯了下来。

砰!

蒋大勇砂锅大的拳头,愤怒之下只是一拳,就把我砸的仰面栽倒。

“我要打死你个畜生,今天你死定了!”

他追上来就是两脚,踢在我的肚子和胸脯上。

一股我无法承受的巨力,猛的在我身体里爆开,我嗓子眼一咸,张开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蒋大勇抬脚还要再踢,小姨却嘶叫着一把扑倒在我身上,她用身体护住我的同时,也泪流满面的对蒋大勇哀求:“我求你别打了,陈默都吐血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啊。”

蒋大勇这一脚悬在半空,面对小姨的哀求他脸色铁青的只说了两个字:“滚开!”

小姨却更加用力的把我搂住,哭泣道:“你要打就连我一起打死好了,没有了陈默我还活着什么意思!”

蒋大勇眼里凶光一闪,吼骂道:“败家娘们你以为我不敢,艹尼玛的那你就跟这个小杂种一起去死!”

砰的一声,蒋大勇一脚踹在小姨的背后上,把小姨踢的闷声痛呼。

见小姨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蒋大勇更为暴怒,直接跑到厨房拿回来一把菜刀,冲过来就要朝躺在地上的我们乱剁。

唯一还清醒的蒋欣吓的连声惊叫,最终在千钧一发之际,死死抓住了蒋大勇拿刀的胳膊,这才没有让他真的把我和小姨给砍了。

父女俩争执半天,最后蒋欣用你杀了人自己也得死的警告,让蒋大勇熄了杀人的心思,冷静下来的蒋大勇搬了把椅子坐下,摆手让蒋欣带着蒋芸先到外屋去穿衣服。

盯着缩在地上的我,蒋大勇冷声对小姨道:“你不用怕,我不会动手弄死他了,但我要让他坐牢,我要报警抓他!”

小姨顿时又吓哭了,直接给拿出电话要拨110的蒋大勇跪下,苦苦哀求,甚至是许诺自己以后在蒋家当牛做马伺候他们爷仨,帮我赎罪!

可蒋大勇依然执意要报警,他说老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费劲辛苦养大的女儿,刚长成像朵花一样,就被你带来的小犊子给摘了,不让陈默吃几年牢饭,我他妈不得憋气死。

小姨求不下情,最后绝望的盯着蒋大勇摊牌道:“陈默有慢性血液病,如果你把他送进去,万一国家只管关人不管治病,他就死定了,既然这样我还和你过什么劲,本来嫁给你我就是为了这个孩子,你要报警也行,今天陈默被抓走,我明天就跟你离婚,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离家出走,让你人财两空白娶我一回!”

蒋大勇气的脸色铁青,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可是面对小姨的坚决态度,他不得不再次妥协,因为这货要是放走了我小姨,就他这个条件,再想找到这么年轻水嫩的媳妇,那基本是不可能了。

虽然答应了不再动手打我,也不报警,可蒋大勇余怒无处发泄,当场脸色阴沉的跟小姨约法三章,第一,蒋家不会再容留我一分钟,否则他每天都能看到我,保不住啥时候就一怒之下把我给砍了。第二条,他不许我小姨再搭我一分钱,我要么自己活下去,要么死在外边,小姨要敢偷偷塞钱给我,他就拿着蒋芸那条带血的床单去报警。

第三条就是要求我们要守口如瓶,不能坏了他闺女的名声,他要是在外边听到一点关于蒋芸的风声,绝对不会放过我跟小姨的。

亲眼看着蒋大勇把我的一些衣服书包都塞到一条蛇皮袋子里,又捏着我的脖子,把我拎到大门外一把推到,小姨哭的柔肠寸断,却愣是不敢上来阻止。

咣当一声响,随着蒋家的铁门关闭且落了锁,我彻底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在蒋家门外躺了一会,我慢慢恢复了一点体力,挣扎着爬起来,拖着那条装了我所有家当的蛇皮袋,我一瘸一拐的往胡同外走。

不管怎样,为了小姨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我真的不能再伤她的心了。

不知道走了多远,一直到我双脚发麻再也走不动了,我才在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里停下,偎在一间车库门前,抱着我的蛇皮口袋慢慢睡了过去。

可还没等挨到天亮,我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淋醒,虽然及时跑到楼洞里躲避,可我的一条腿都被蒋大勇给踢瘸了,跑不快,等钻进去避雨时,已经浑身湿透。

本来我就有伤在身,再加上被冷雨浇透,直接就感冒发烧了,蹲在楼道里抖了一会,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昏倒在地。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感觉头顶上清凉凉的,被一条毛巾冷敷着。

我呻吟了一声,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老旧的布料沙发上,听到外边动静,厨房里一位足有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走了出来,他手里还端着一碗冒热气的姜汤!

“哎呀孩子,你可醒了,要不是我没有钱,都想打120给你送医院去了。”

我挣扎着坐起,看着老爷子问:“这是哪,我怎么在这?”

老爷子姓李,还在壮年时就被工厂改组给下岗了,老伴常年卧病在床,还有个近四十岁都没嫁出去的女儿待在家里啃老。

我昏倒的地方,就是人家的门口,早上老头刚一开门,我就顺势歪倒在他脚上。

问清楚我是无家可归的人后,老头一脸为难,说本想收留我在他家住下的,可是她那个女儿一旦醒来看到我,绝对会闹翻天的,最后他揪着胡子问我,说楼下他还有间车库改的违建房,我嫌不嫌弃,实在没地去就住那吧!

我一连声的谢过,老李头帮我提着行李,就把我送了下去,我这边还没整理好他送下来的一套被褥,他又给我送过来几个肉包子。

这房子确实够旧够破,积满灰尘不说,棚顶还有透亮的地方,凌晨的那场大雨,也让紧窄的屋地被打湿了不少。

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能在这么落魄的时候有个栖身的地方,对我来讲是救了大急的。

没有一点力气打扫,送走了李大爷,我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再次沉沉昏睡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日落西山,我才醒过来,肚子一顿咕噜乱叫,已经饿的不行,摸了摸裤兜,蒋欣还给我的那五百块钱还在,我心里暗叫侥幸,要不是她在出租车上把这钱给了我,今晚我就得饿着肚子了。

爬起来随便洗了把脸,我推门而出打算去买点吃的回来,一抬头,刚好看到一辆昂克赛拉停在一边熄了火。

冥冥中我就觉得这车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开门下车的那个女人,竟然是我的班主任李潇潇。

她一头长发随风飘飘,下身穿着一条低腰紧身的牛仔裤,上身就是一件淡黄色的短袖体恤衫,这身装束本极为普通,可因为李潇潇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再加上她一副知性气质,脸蛋也漂亮,竟然给人一种火辣逼人的女性诱惑。

我还在发愣,李潇潇顺手关上车门抬眼一扫,也呆住了!

“陈默,怎么是你?”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