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 轻点 好疼 啊轻点啊再深点

时间:2020-05-01 14:1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软,好像棉花糖。

大,一手不能掌握。

……

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大大的爽字!

秦想的一双手好像有魔力一样。摸过的地方,女人就好像触电一样。

这个小哥哥,真的有魔力。

女人嘟起嘴看着秦想,欲说还休的表情,“讨厌!就知道欺负人家……”

“欺负?我还有更厉害的招数呢!”秦想露出笑容。

灯光下,两人相视而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秦想的一双手似乎有异样的魔力,不管游.走到了身体的什么地方,这个地方就酥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就在秦想严肃地想要更多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秦想不禁有些犹豫。

四目相对……

敲门声又传来。

外面传来了李大姐的声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可以开一下门吗?”

女人一动不动。

一想到李大姐那张苦瓜脸,秦想就冷静下来了。现在他身上只有一点钱,还是刘雯给他的。如果被李大姐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端倪,他今天就可以走人了……

一万五的月薪,一分钱都拿不到。

一想到这里,秦想马上就冷静下来。

而敲门声又变得急促了。

秦想重新穿上运动裤,对女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别让她知道我在这里。”

然后钻入了床底。

女人看着秦想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这个小帅哥还真是可爱啊。

敲门声渐渐急促。

女人回答说:“来了。”

然后从床上起来,走到了门边,打开门之后,看到了李大姐。

“有事吗?”

李大姐狐疑地看着屋内,屋内有一股糜烂的气味。但是这个女人倚着门,完全没有放李大姐进去的意思。

服务行业就是这样,顾客就是上帝。

李大姐的苦瓜脸堆笑问:“不好意思,冷小姐。我刚才听前台的小妹妹说有一个男技师进来这里了……”

女人若无其事地说:“你们弄错了吧,这里面就我一个人。我刚才在里面睡着了。”

李大姐继续笑着说:“不好意思,冷小姐。给你安排的技师马上就过来。”

女人捋了一下头发,慵懒地说:“今天我累了,再休息一会儿就走了,不用派人过来了。”

李大姐又说了几句好听的话,但是女人根本不想跟李大姐废话,很快就打发了李大姐。重新关上门,插着腰说:“她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秦想终于从床底下钻出来。

可是经过李大姐这么一搅和,女人现在也算是冷静下来了,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躲起来?”

秦想也怕这个女人去投诉之类的,只好如实地说:“我叫秦想,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按理来说还是实习期,是不能给客人提供服务的。所以能麻烦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你的房间吗?”

女人露出玩味的笑容:“秦想?嘿嘿,我记住你了。你很厉害嘛,技术很好。以前是做那个的?”

“胡说!我真的是专业的理疗师,还考过证。”秦想认真地回答说。

“骗人!你当我是傻瓜?”说是这么说,女人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真的好想吃掉这个处男小帅哥,可是这里似乎又不太合适,随时会被人打扰,不如下次吧……

秦想还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有些觉得百口莫辩,电流异能的事情,他又不能说出来,只好说:“我懂中医,通过穴位刺激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缺点就是人会变得非常容易冲动……这真的不能怪我,我的按摩,对身体绝对是有好处的。”

经过秦想的按摩,女人也觉得肩颈舒服了不少。于是扔给了秦想一张名片,说:“我姓冷,你要是有空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秦想看了看名片,上面不知道是法文还是德文,唯一认识的只有电话号码。

这女人的身材如此劲爆,说不想简直是骗自己。

秦想当然想要和她再续前缘,只不过不是现在。

女人说:“我现在要走了。”

“冷小姐……”

“有事吗?”

“没……一路顺风。”

秦想紧张的样子让冷小姐心情大好,走之前还对秦想说:“你记得一定要约我哦。”

冷小姐走之后,秦想才偷偷摸摸地离开了包厢。

接下来也是十分凶险。

刚走了五步,就在拐角的地方撞见了李大姐。

李大姐那一张苦瓜脸看见秦想之后,变得更加苦大仇深了,不去做乞讨简直是浪费天赋,连秦想看了都想给她三个钢镚。

李大姐严肃地问:“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

“我刚才去上厕所了。”秦想急中生智地回答说。

李大姐严肃地看着秦想:“我刚才找你半天,还以为你偷偷跑到客人的包厢里面去了。”

“呃……我不会这么不懂事啦。”

“好了,你今天上厕所都要给我打报告,不要再到处瞎跑了。我也不想在看到你失踪了。不然周总那边我没办法交代。”

秦想只能答应下来。

中午十二点吃的工作餐,伙食还算不错。不过吃饭的时候既没有看到周梦也没有看到李师师。秦想新来,人生地不熟,只能一个人吃午餐。

午餐之后,除了值班人员,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会所十点开始营业。

客流主要还是下午、晚上为主。

这里的男技师很少,不多的几个男技师几乎都是提供特殊服务的。

家都是肌肉猛.男的类型,手臂和秦想的小腿差不多粗,不过秦想很看不起这种健身房练出来的死肌肉。

只是有一个强壮的形状而已,除此之外屁用没有。

下午两点开始,会所开始忙碌起来。

秦想依然跟在李大姐的身边,李大姐作为这边的副总监,对讲机几乎没停过。

三个楼层,都有自己的区域主管,每个主管下面还有四个领班。管理上非常有秩序,就算周梦不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今天的生意特别繁忙,而最近人才的空缺又非常明显。所以连李大姐也不得不亲自上阵,给顾客按摩。

李大姐按摩的时候,秦想就在旁边观摩。

在秦想看来,李大姐的按摩手法非常粗糙,和揉面团差不多,要是让秦想的师父看到了,估计要痛心疾首,然后一顿臭骂。

完全对不起周梦对李大姐技术的吹捧,还什么第一人,也不过如此罢了。

“秦想,你把那个开背的玫瑰精油拿过来,然后你可以出去了,站在门口就好了,别又乱跑了。”

李大姐使唤秦想的时候也毫不客气,颐指气使的感觉很明显,就像秦想是她家的佣人一样。

秦想早看这个苦瓜脸的李大姐不爽很久了。

李大姐鼻梁这一块,整个脸都是凹进去的,就好像被棒球棍活生生地砸进去的。

做人说话,对上面的领导谄媚,对下面的员工粗.暴,真是丑人多作怪。

秦想将玫瑰精油递了过去,李大姐又嫌弃秦想递东西的手法不够好,一阵数落。

秦想没怎么理会,就准备离开,没想到李大姐很不客气地说:“秦想,你就在外面站好站直了,不要又乱跑。不然我要生气了。”

秦想听后有些恼火,我又不是五岁的小孩子,你这种话算什么意思?很想回一句,你气死了都不关我吊事。

但是转念一想,来这里工作就是为了钱,要是得罪了李大姐,以后不知道会穿多少小鞋。也就忍了下来。

各行各业都有欺负新人的人,这些人不过是欺生而已。本身也是小人物,却欺负比自己更弱,或者地位更低的人,以此为乐。

这就是所谓的愚昧又麻木的大众。

秦想出去之后,大概想了一下对策。没办法,谁叫自己遇人不淑呢,况且和这种人生气也真是不值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