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教练在水里把我强了 家公床上技术好

时间:2020-04-30 08:49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想到这里,他便不动声色地问道:“那另外一种呢?”

曾瑜也没有卖关子,在吴虎期盼的眼神中,她缓缓说道:“另外一种就是毒药,经法医判断,周大富真正的死因就是中了那种毒而死。”

“那岂不是说腊梅嫂子没事了?”吴虎听完,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他身体前倾,看向曾瑜道:“曾警官,是不是可以放了腊梅嫂子了?”

“暂时还不行。”曾瑜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都已经找到周大富的真正死因了吗?”吴虎一脸不解地问道。

“虽然周大富真正的死亡原因是那包毒药,但是这并不能洗脱丁腊梅的嫌疑,而且她这段时间也一直不配合,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不放她。”曾瑜耐心地解释了一句。

“那一天找不到凶手,腊梅嫂子就会被多关一天?”吴虎皱眉,脸色也沉了下来。

“原则上是这样,除非她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说出为什么要给周大富下药。”说到这里,曾瑜便紧紧地盯着吴虎,仿佛要将吴虎给看穿似的。

吴虎顿时心里一紧,他知道曾瑜说了半天,恐怕这才是找自己的真正原因,他心里忍不住腹诽了一句,然后不动声色道:“那曾警官找我来的目的是?”

“我这次找你来,一是想通过你多了解一下情况,二来是想问你丁腊梅平时跟谁关系更亲密?”

“这个我不清楚,虽然我们是同村,但是她是周大富的老婆,是有钱太太,我们也不是很熟。”吴虎摇了摇头,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

他当然不会傻乎乎地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现在可不是败坏人家名声的时候,而且这个时候说这些也并没有什么意义。

他知道,曾瑜问这些话的目的也只是想要寻找关于凶手的线索,他不知道凶手是谁,所以也不能瞎说。

看着吴虎有些闪烁的眼神,曾瑜狐疑地问道:“不是很熟你还大老远跑过来看她?”

“这个之前我就说了,我觉得她不是凶手,看她可怜所以来看看她。”吴虎打定了主意,坚决不松口。

曾瑜再次定定地看了吴虎半晌,忽然,她猛的站起身来,一双美眸紧紧地逼视着吴虎:“吴虎,你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你下的毒,然后让丁腊梅给你顶包?!”

吴虎被曾瑜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得怔在了当场,待他反应过来后,也起身站了起来。

看了看曾瑜因为生气而有些起伏的胸口,不怒反笑道:“曾警官,我觉得你穿这身衣服不太合适。”

“为什么?”曾瑜没想到吴虎会答非所问,所以本能地回了一句。

“你这件衣服太小了,得换个大一号的。”吴虎笑完便要离开。

曾瑜低头一看,顿时便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了,看着即将离开的吴虎,她怒吼一声:“你给我站住!”

“还有什么事……”吴虎顿住脚步,准备问下曾瑜还有什么事,忽然,他感觉自己脑后传来一阵劲风,于是止住话头本能地一闪。

“砰!”

就在吴虎刚刚站稳身形的时候,他便发现曾瑜一拳打在了门上,将门框都震的动了两下。

嘶!

吴虎倒吸一口凉气,特么的,幸好小爷我躲得快,要是真被这娘们儿打中了,还不得身受重伤。

越想越生气,于是吴虎指着曾瑜的鼻子,怒声说道:“你要打死我啊!”

“打死你活该,臭流氓。”曾瑜一脸愤慨地看着吴虎。

这还是她第一次受这么大委屈,而且还是被一个犯罪嫌疑人调戏,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将吴虎给抓起来。

“我怎么就流氓了?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一下,你急什么?”

“你还说!”曾瑜说完直接一个鞭腿踢向了吴虎。

看着曾瑜气势汹汹,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吴虎也来了真火,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拿小爷不当回事儿了。

念及于此,他便微微侧身,一把抱住了曾瑜踢过来的大长腿,顿时,曾瑜站立不稳,跌倒在了吴虎的怀里。

“唔……”

软玉在怀,吴虎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发现自己现在正以一个羞人的姿势趴伏在吴虎伸手时,曾瑜的一张俏脸仿佛要滴出血似的,她勉强撑着双手,瞪着吴虎道:“快放开我!”

“不放!”吴虎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你要是再对我动手怎么办?”

“嘎吱!”

就在曾瑜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审讯室的门给从外面推开了。

进门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警察,他叫张华,是邵阳县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也是曾瑜的顶头上司。

张华身材高大,长相也很俊朗,本来他的脸上还洋溢着温暖的笑容,可是当他看着曾瑜跟吴虎两个人有些暧昧的姿势后,顿时脸色一沉,盯着吴虎质问道:“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曾副队长。”

“张队,他袭警!”曾瑜立马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句。

吴虎闻言,顿时就不干了:“喂喂喂,曾警官,说话可要凭良心啊,明明是你冤枉我杀人,还要打我,我这是正当防卫好吗?”

张华听到两个人的话,瞬间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想着自己喜欢的对象此时正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子,你先把曾副队长放开。”

吴虎听见张华的话,心里有些不喜,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容不得自己放肆。

“行。”

吴虎说着就将曾瑜的腿放了下来,只不过在放下来的过程中他不着痕迹地摸了一把。

“你!”

曾瑜感受到吴虎的小动作,顿时就要发火,结果当她瞥到张华有些难看的脸色时,又只能悻悻作罢。

见两个人终于分开,张华就要掏出手铐将吴虎铐上,吴虎一看不对劲,立马往曾瑜身后一躲:“喂,你要干嘛?”

曾瑜也看到了张华的动作,她出声问道:“张队,你这是?”

“这小子竟然敢袭警,当然要先铐起来了。”张华说着就示意曾瑜让开。

曾瑜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刚才一时情急说错了话,她虽然也想把吴虎抓起来,但是也并不会胡乱冤枉人,吴虎是有嫌疑,可也没到上手铐的地步。

最主要的是,刚才确实也是因为自己先动的手,想到这里,她便看着张华尴尬一笑:“不好意思张队,刚才是我口误,他没有袭警。”

张华动作一僵,他知道曾瑜说出这句话后,自己就没有动手的理由了,于是只能瞪了一眼曾瑜:“下次可别乱说话了。”

“是。”曾瑜吐了吐舌头。

一边收回手铐,张华一边继续问道:“他犯了什么事儿?”

于是,曾瑜便指了指自己刚才写的口供,说道:“都在那儿呢,你看看?”

张华点点头,拿起桌上的口供本看了看,顿时眉头一皱,盯着吴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小子,别让我查出来你跟这件案子有关系。”

虽然张华的话没说完,但是吴虎也听见了对方口中的威胁之意:“有本事你就赶紧把凶手抓出来,跟我装什么犊子?”

“你!”

张华气急,曾瑜一看不对,赶忙挡在张华身前道:“张队,这事儿我负责的,我来处理吧。”

说着,便扭过头对着吴虎说道:“吴虎,暂时没你什么事了,回去吧。”

吴虎早就想走了,所以跟曾瑜打了个招呼便走了出去,只留下张华盯着吴虎的背影咬牙切齿。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