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教学楼晚上和我 读了能让人湿的文章

时间:2019-12-17 15:53 来源:雅宝科技 作者:雅宝科技

或许付贞馨意识到自己严重地伤害了黄振的自尊心,因此及时止住后话,缓和了一下语气:醒醒吧黄振。

然后她疾步走出病房,驾车驶离。

隐隐约约地听着那中华轿车发动机的声音,黄振心里一阵苦笑。

他越来越感觉到生活的无奈与艰辛,自己平凡的像是黄河里的一粒沙子,那般渺小。

怎样才能改变现状?

让黄振没想到的是,当吊瓶快要输完的时候,付贞馨又驱车返了回来。

她回家换上了长裤,但长裤能掩盖她修长的美腿,却没能掩饰住臀部隐现的三角形状。她仍然不时地用手拉拽着,内衣总是不听使唤地往屁股缝里钻……

付贞馨的再一次回眸,或许只是因为同情。她外表泼辣,内心却很善良。然而再多的同情也挽救不了黄振的命运,在她看来,一个让自己走光两次的男人,实在没有资格继续留在鑫缘公司上班。为了自己的面子,防患于未然,她必须要赶他走。

抱着一种怜悯与同情夹杂的心理,付贞馨开车送黄振回到公司。

付贞馨掐着腰逼黄振在她办公室里写辞职报告,黄振持笔躇踌,半个小时只写出‘辞职报告’四个字。他觉得自己简直沦落成了别人的玩物。

付贞馨见他久久下不了笔,干脆抢过他手中的笔和纸,冲他说道:写不了是吧?我帮你写!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黄振想说些什么,却觉得自己的喉咙是那般干涩。

当天晚上,黄振喝了不少酒。酒后,他第一次主动而疯狂地将欧阳梦娇按在床上,一次一次将她送上巅峰。

但黄振却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欧阳梦娇,每次她都是这么沉浸,这么陶醉,这么渴望与自己共沐春风。而自己却把她当成是一件供自己发泄的东西,用疯狂的暧昧来淡化自己职场失利的痛苦。每次在与欧阳梦娇缠绵之后,黄振都会被歉意缠身。他很想结束这种性大于爱的不正常关系,但又抗拒不了欧阳梦娇的性感与妩媚。他喜欢欧阳梦娇的身体,喜欢她滑润的肌肤,喜欢她各种花样的暧昧方式。他甚至有些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或许,自从赵晓然走后,欧阳梦娇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寄托。赵晓然不曾给予的,欧阳梦娇可以加倍给他。

第二天是星期一,欧阳梦娇像往常一样,早起买好了豆浆油条。

拿钥匙链儿上那毛茸茸的小饰物搔惹着黄振的鼻子:懒猪起床喽,太阳都要晒屁屁了……

然后他们一起吃早餐。

餐毕,离上班时间还差四十多分钟,欧阳梦娇缠着黄振补上一课。黄振哪有心情,他到现在还没告诉欧阳梦娇自己已经被辞退的事实。

随后,欧阳梦娇拉着黄振要去上班,黄振迫不得已才将自己被解雇的真相告诉了欧阳梦娇。欧阳梦娇听后气愤难平,当即表示要找小付总讨回公道。

黄振笑说:淡定。这么大的省城,我就不信没有我黄振的立足之地。我一会儿就出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

欧阳梦娇临上班前,给了黄振一个深情的吻,安慰他说:别灰心亲爱的,总会有办法的!

黄振感激地一笑。

欧阳梦娇走后,黄振在小屋里来回徘徊了良久。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接通后,才知道电话竟然是鑫缘公司总经理付洁打来的。确切地说,这个雍容高贵的女强人,给黄振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她太完美太惊艳,以至于天下再华丽的语言,也无法去形容她的风华绝代。

付洁问黄振:怎么还没过来上班?

黄振一惊,脸腾地一红。即便不是面对面与付洁说话,他却觉得有些拘谨。他几乎是手足无措地解释道:我,我已经,已经不是鑫缘公司的员工了。

付洁追问:为什么?

黄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付洁略一沉思:过来吧,直接到我办公室。

黄振支吾:这……

付洁催促道:鑫缘公司我说了算。好了,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我希望十分钟之内,你能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挂断电话后,黄振觉得不可思议。

这算是自己在鑫缘公司第二次‘起死回生’吗?

穿戴整齐,黄振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鑫缘公司。说来也真巧,刚一上楼,便与付贞馨碰了个对面。

当然付贞馨正要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她仍然是习惯性地隔着裤子用手拎弄了一下里面的内衣,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去联想那被包裹起来的风光。但实际上,她仿若是一无所知。她只是想让自己舒服一些,从未考虑过这个习惯性动作,会有多么性感,会让别人如何浮想联翩。而见到黄振的到来后,她只是微微一皱眉,随即迈开了坚定的脚步,进了办公室。

很显然,刚才付洁已经找她谈过话了。

一缕歉意突袭了一下黄振的心灵,他不想再去想付贞馨的那两次走光,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很多画面,不听指令地跳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回到顶部
describe